糟蹋了脸上的一番杰作。

时间:2019-08-15 作者:admin 热度:
几日后,父母要求葛不垒搬回家住,他母亲甚至还以死相逼。葛不垒离开时,向周浅浅要了根烟,吸完后精神矍铄地搬着电脑而去。    
    记不住看到哪了。男主角流浪天涯,仅能吃饱,看不到改变生活的希望,却满足;女主角目标明确——嫁人,嫁一个愿意娶她的人,却一肚子困惑。这样的对话,放之四海,各个种族,职业,性别、年龄的两个人之间都能写成一本书。活着、幸福、未来……一千个花园能有上万个版本的对话,可说来说去,也差不多,不是吗?有些人就是这样执著于繁琐的细节,执著于活着,如何活着以及为什么活着;还有些人,什么都看透了淡了,挥挥手不说了。以前以为看透很难,得经过大起大落、大悲大喜,可不。    
    记者乘兴追问:“你的作品表达了你对女人贫乏本质的认识,我能否问一句,你有过多少女人?”葛不垒:“我是个处男。”记者闪烁着狡猾的目光,嘿嘿笑道:“这又是一个观念?”葛不垒:“不,我是个处男。”    
    记者惊叫一声,随后采访结束。    
    记者说:“这部电影我看过,描述了传统制度下女性的悲惨处境,好像没有你说的意思。”葛不垒说:“我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但我坚持我的看法。”随后,又拿出了一张《向日葵》的复制品,指着花盘中心,说:“这是可可夏乃尔的人造宝石,她用一些廉价玩艺,造成女性服装的变革。”记者说:“但一套可可夏乃尔还是很贵的呀!”葛不垒说:“我没给女人买过衣服,但我坚持我的看法。”    
    祭礼后估计女画家又要号召去素食餐厅,葛不垒就自己开车先走了。他很想去地下招待所再住上一晚。到了却发现柜台前已不是巴西老头,就问:“原来那老头呢?”得到的答复是:“早不干了,老得回家了。”“他家的地址有吗?”“这都猴年马月的事了,没人存这个。”    
    贾虎威大约在一个小时前被杀害,而死亡地点时间跟你所说的都很吻合!根据公园保安队长宝庵的证词,他那时候看到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跟在受害人贾虎威后面,天太黑,看不清楚长相;他胆子小不敢声张,就一直躲在后面,后来凶徒杀了人,很快就逃跑了……    
    贾虎威心领神会,连连点头称是……    
    见我不语,女人紧贴着我坐下来,柔声说:“不管你是谁,我都要谢谢你……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我拼命摇头,叫道:“蛾子姐姐——”女人说:“我不是蛾子。”我问:“蛾子姐姐,你怎么……怎么出来做这种事?”女人叹口气,说:“没法子,我是逼上梁山,自从我和我丈夫双双下岗……”话没说完,已泪如雨下,糟蹋了脸上的一番杰作。    
    将班长请进屋门后,注意到她的两块上臀肌形状鼓鼓,这是夫妻生活频繁的表现,葛不垒心中暗笑:“你也有今天。”    
    讲真话。你的视线在房间里茫然打转,落在某处,停住。舌尖犹豫地向上,顶住上颚,轻轻放下。吸气,吐出,嘴再张成O形。气流涌出口腔,房间里响起了一个迟钝的声音。“讲??真??话。”现在,也许只剩下它能拯救你的灵魂。血从鼻子里淌出,爬过人中,来到嘴唇上,咸的,也是温热的,用不着开灯,它的颜色一定是鲜红的。死,就是这么一回事么?可惜这与死无关,天气干燥,流些鼻血应属正常。你闭上眼,感觉到干涩的眼眶里终于多出几颗泪水,前额处却突然浮现出一个十字架。    
    交代到第三十六个被我“杀害的人”之后我说都交代完了,他们开始高兴起来,打电话给北京的同行,说熊爱国被我们抓了。北京那边哈哈大笑,说熊爱国今天在菜市口拒捕行凶,已经被击毙了,绝对是真的,因为这个罪犯与众不同,屁股上长着一条短短的尾巴。    
    娇小的小芬歪着头想一下说我不记得了我们打麻将不全都当场结清吗。    
    轿车悄无声息地远去,葛不垒拿着五十元钱,回到餐馆,一拍桌子:“五十元还能来盘什么?”服务员说:“凉拌土豆丝。”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呢?我必须找回我自己,证明我的存在。我不愿意这样不明不白地活下去,更不愿意一无所有。    
    街上,有老人弯腰驼背的咳嗽声。他赶着去干什么?他摔倒了,像坐在滑梯上的孩子,一下子就四脚朝天。可惜他只能是在摔倒时像一个孩子,他再也无法灵巧敏捷地翻过身。他老了,老得必须去承受一切恶毒的诅咒。所以,那些正向他投掷石子的孩子,一起在街道上疯狂地笑,飞快地跑。    
    劫持异常顺利。    
    结果,赶在谭道德试新洗发水前,身上的多处地方都误会了自己是标兵,率先展示了什么叫做“黑”,青一块紫一块。    
    结果就造成,老高离开那家公司时,他的账上已有了一笔不小的亏空。换一种说法是,老高离开那家公司的原因,就是这笔账。    
    结婚不算小事,张雪在二十六岁那年轻轻松松就把自己嫁了。按说这个年龄嫁人刚好合适,少女的灵气还没有丧失殆尽,全身都是新鲜,女人味十足,修饰一番便风情万种;距离中年还有几年光景,父母还未退休,哥哥刚好事业小成,没有负担和拖累;自己工作逐步稳定,单位也相当体面,这使得她常常有时间和条件出入有品位的消费场所,咖啡厅、音乐厅、电子阅览室等等……这一切都暗示着张雪价值不菲。作为女人,她矜持得像一朵水仙,牢牢地把在坚硬的鹅卵石上,亭亭玉立在素气的青花瓷碗中。可是她就在结婚的前一周,曾经叹了一口气,对自己的密友赵欣说:“看来我只能这么将就着把自己嫁了。”赵欣和我复述这句话时,强调了看来、只能、将就这几个词,她有些嫉妒地对我说:“什么叫贪心不足,比如张雪,她就是占了便宜还卖乖,她未婚夫长的帅不说,还是个小军官,现在这样的货色紧俏得狠啊!”我笑而不答,因为觉得自己了解张雪,我们之间存在着一种微妙的关系,它不象亲情那样诚实,也不象友情那样纯洁,不过我们也没有爱情的纠结,这种感觉心里明白,却说不清楚。    
    姐姐求援的原委是这样的:曹建民带了一伙人去吃饭,我姐姐又催账,并且当众警告曹镇委书记:如果不还钱的话,他们当天是不可能在这儿吃上饭的。曹大怒,骂道:“妈的X,老子偏偏不还你,看你能怎么着!你这小饭馆八成是不想开了!”我姐姐眉毛倒竖,“姑奶奶这饭馆开不下去了,你要是不给钱,我就去告你!”曹镇委书记哈哈大笑,说“X你妈,你告吧!”然后扬长而去。当天晚上,我姐姐的饭馆被一群人砸得七零八落,我的姐姐和姐夫被揍得鼻青脸肿。    
    解开问题的钥匙在哪?    
    今年暑假。厉放走后,妈妈拉着我,喜滋滋的左看右看,又看看老爸,说:    
    今天是圣诞前夜,这对老本来说毫无意义。生活的全部意义,就是“生存”并且“干活”。老本一如既往,清早出门,步行到杂志社,他总是第一个到的。他关掉安全门上的警报器,走进厨房里为自己弄了一杯热咖啡,从信箱里取出当天的晨报夹在腋下,平静地走向自己的办公桌。这本来应该仍旧是一个平淡的早晨,如果没有出现那件礼盒的话。    
    今天早晨,葛不垒有了看法,他觉得世界是美好的。门厅有一片乱糟糟倒地的啤酒空瓶和吃剩的午餐肉罐头,散发着荤恶的气息。其中有半瓶啤酒,葛不垒凝视了它半天,最终还是拿起来一口喝干。不管它生产于何年何月,它依然是美好的——葛不垒如此一想,就有了醉意。    
    今天早上做了一个梦,这个梦是在多睡的几分钟里完成的。我似乎是睡着的,又似乎是醒着的,外面的噪音清晰可闻。楼下临着小区菜场,每天早上,叫卖声、车铃声、打闹声、牛奶瓶子的碰撞声……响成一团。难得今天没被吵醒,挤出时间做了一段完整的梦。    
    津津有味地吃着土豆丝,葛不垒作好了遇到周浅浅的打算。她会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