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有看到。”副巡官回答。“你说过

时间:2019-09-21 作者:admin 热度:
到过丢钱的事。你呢?米勒。有什么人向你谈过钱吗?” 
  “什么窃听器?”卡罗尔狂叫着,轻蔑地华道:“你是个疯子。你应该进精神病院。” 
  “什么时候你会让她回到岗位?”阿特沃特问道,兴奋的火花在他的眼里闪烁。 
  “什么时候我们能知道结果?”卡里问道,站起身欲走。“我妹妹需要一份薪水去供养她的家庭。如果下星期她不能恢复工作,我会迫不得已申请起诉。” 
  “什么特别的事?”听到这消息他的心跳加快了。明天是星期日,而且如果内务部要他周日去,他明白事态必定严重。“我不理解。” 
妹整得还不够?她被拘留了整整两天而她什么事也没干。” 
  “我要跟内务部联系一下,”他说,“要他们动手调查。” 
  “我要你雇一名一流的辩护律师。”卡里说。“我不接刑事案子,雷切尔。我存了一些钱,我还有信用卡。如果需要的话,我还可以贷款。我们雇得起最好的律师。” 
  “我要你做我的辩护律师。”雷切尔说着便凑向前握住坐在桌子对面卡里的手。“难道你不理解?如果我让你把你的积蓄花在律师身上,那么如果我被判罪、送进监狱,你拿什么来供养孩子?我没有钱给你。你工作的时候必须雇人照看乔,也许还要搬进一间更大的公寓。为什么在不需要的地方浪费我们的财力呢?” 
  “我要求你别再散布对格兰特的谎言。”卡罗尔提高了声调。“我知道你在案情报告里还没有提到他,但局里都在谈论这件事。格兰特有一天会提升为警长。这些谣言会破坏一个人在局里晋升的机会。” 
  “我要是你,对这件事就不会这么肯定。”汤森说。“跟我面谈的孩子都是足球运动员,他们来自体面的家庭。他们成绩也都很好。”当特德·哈里曼走过他们身旁时,他收住了话头,等这位海军陆战队退伍军人出了更衣室,他又继续说道:“至少没有人看到你把希尔蒙特这孩子拉到你身前。在这一点上算你走运,格兰特。假如雷切尔能保持沉默,你就会没事儿了。” 
  “那儿只需坐短程飞机。因为我和菲尔一直在旧金山生活,因此换一个新城市才会有开始新生活的兴奋。” 
  “现在毫无疑问拉特索就是我们的目标。”施纳德立即告诉他。“我刚才接了林赛·汤森的电话。作为一份悼唁礼物,他给了她装着5万块钱的一只皮箱。我推测我们找到了我们遗失的毒品赃款。” 
  “现在会出什么事?”特雷西问道,她蜷缩在床的另一端。 
  死。我不得不进到里面看看她出了什么事。” 
  “要我去那儿吗?”雷切尔没有想见到他的愿望。即使格兰特伤残了,他可能还是一个危险人物。 
  “也许别的什么时候。”雷切尔朝里面走去,向乔告别。但当她从他屋里出来后,女儿拉着她的手把她拖到了盥洗室。雷切尔让步了,她坐在洗脸台前。“你要在我脸上干什么?” 
  “也许不。”他说。 
  “也许会的。”马特说。“谁也说不准。你妈妈可能会赢彩票或别的什么事情。” 
  “也许那儿根本就没有钱,饭桶。”米勒大声叫起来。“西蒙斯有毛病。她有编造故事的癖好。” 
  “也许那一刻你没有看到。”副巡官回答。“你说过你在完成报告。” 
  “也许是故意杀人。”雷切尔沉思着,迅速咬了一口面包。“人们无法证明具体的动机,所以不清楚应该称它为一级还是二级凶手。然而因为杜鲁门是十六岁,他们可能会决定把他看作成年人。那就是说如果他被判有罪,他就会坐牢。” 
  “也许是你偷的。”曼西尼说,他那小而晶亮的眼睛像大理石般闪烁着。 
  “一个企图谋杀犯不经保释就释放?”桑德斯法官坐立不安地说。麦迪逊副巡官已经与他联系过,固执地要他监禁雷切尔,不可保释。他曾经多次接到媒体机构的电话,要求开庭时电视直播实况。在公众的监督之下,他可犯不起错误。“让被告具结后释放对于我来讲是个相当严重的问题。我不能这么做。如果她处于你所提及的危险之中,林德霍斯特小姐,也许你的委托人在监狱比我释放她成为普通人更加安全。” 
  “一个月左右。”特雷西告诉她。“我是在我们家连拱廊那儿遇到他的。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或者别的什么。” 
  “一言难尽,你有时间吗?”哈里曼不以为然地说。“他曾从我手中抢功。前些天夜里这事又发生了。而汤森、希契科克,还有拉特索是格兰特小组的成员。尼克·米勒也是领导人之一。我想你可以说卡明斯执勤时就像开晚会一样。” 
  “一直这样。”雷切尔说。她一刷完牙,女看守就领她穿过一条迂回弯曲的走廊走到接待室。卡里就坐在房里一张小矮桌后面。她站起身俯向前拥抱妹妹。“你好吗?” 
  “医生工作的时间很长,也都有办法活了下来。”雷切尔争辩说,将厨房桌子上的几个盘子拿到了水槽里。“但我没有整个晚上都不睡。确信大楼安然无恙以后,别的时间我总是可以打个盹儿。” 
  “已经解决了。”卡里说。“工作毕竟只是工作。如果他们决定解雇我,我总能找到另一份职务。而姐姐是不容取代的。” 
  “因为格兰特要求我第二天向尼克·米勒报告并且撤回我的诉讼。”雷切尔解释道。“我知道我必须6点左右赶去局里,否则警长就会离开了。我所做的就是驾车驶过警局,没有停。我没有进去,我一认识到我不能按格兰特的要求去做,使驾车兜了几分钟,然后回到家。” 
  “因为他来看母亲时你在学校。”雷切尔解释道。“如果拍这张照片时我是三岁,卡里,那么你就是九岁。” 
  “因为她怀孕六个月时我那混蛋父亲就离开了她。”卡里边说边把头发夹在耳后。“我出生后她开始改变了生活态度。也许她考虑过我们长大之后她应该在某处找一份钢琴师的工作。她怎么可能夜里去酒吧弹琴,雷切尔?谁会照看我们?她的父母去世了,她一个人生活在世界上。” 
  “因为我和你睡过觉。”雷切尔说。“我做那件事并不是为了取悦你,迈克,我那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