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嘴,再用自己舌头把含在嘴里的肉食推

时间:2019-08-18 作者:admin 热度:
是母
  他也有时像狼狗般蹲坐,前两肢着地,仰着脖颈向天空嚎啸。他的嚎叫虽然没有狼妈妈那般粗犷、高亢、恐怖
 
而远扬,但也稚嫩中透着尖利,如一把锋利的刀子冷冰冰地刺进闻者的心脏,充满一种自由的野性的任意的呼唤。
 
尤其在黑夜,如一种鬼孩摄魂般地尖长哭叫,令人毛骨悚然,而老练的猎人也分不清这声音是狐狼叫还是鬼魂啸。 
  他一见我们都回来,咧开嘴乐了,说听到枪声,他吓坏了,以为出了啥事,正准备去找我们。 
  他一拍腿:“好,咱们就抱回去一只,养养试试!” 
  他一天天衰弱下去,变得瘦削,萎靡不振。 
裹上双脚,然后轻轻塞进靴子里。 
  它“呼儿”地站起来,向洞口奔去。 
  它安安静静地趴卧在洞内软草上,很少走动,微闭着双眼,呼吸也很细弱。它的饮食也大大减弱,几乎几天不
 
吃什么东西。孩儿们弄来的蝙蝠、山兔、雉鸟,在它嘴边堆成小山,可它闻都不闻,一点兴趣都没有。就是发生兴
 
趣,它也咬不动嚼不烂咽不下,索性就放弃那些麻烦。它似乎不吃东西也可以活下去。可狼孩不干,非让它吃东西
 
不可。每天狼孩喂它吃,喂得很艰难也很细致。先是把母狼爱吃的兔肉放进自己嘴里嚼烂,然后用手爪掰开母狼的
 
上下嘴,再用自己舌头把含在嘴里的肉食推送到母狼的嗓子眼里,这样母狼就容易咽下去了。吃到维持它生命的有
 
热量的食物,老母狼也能精神起来。狼孩每每这样喂食,不厌其烦。白耳负责出去捕食。老母狼应该知足了,过着
 
幸福的晚年,儿女也孝顺能干。比起人类许多被子女抛弃的老人来说,它可是幸福多了。   
  它比我强,进公园看望母狼根本不用花十块买那冤枉的门票。 
  它毕竟老了,受过致命枪伤之后,体力精力也大不如从前,所以它放弃了远赴大西北莽古斯大漠的最佳选择,
 
暂时躲进此处旧穴,准备与人类周旋下去。 
  它变得硕大而滚圆,卸去了金色光环,卸去了所有的装饰,此时完全裸露出真实的自己,火红而毛茸茸,和大
 
漠连成一体,好比在一面无边的金色毯子上,浮着一个通红的大绒球,无比娇柔地,小心翼翼地,被那美丽的毯子
 
包裹着,像是被多情的沙漠母亲哄着去睡眠。此时的大漠,一片安谧和温馨,那样庄严而肃穆地欢迎那位疲倦了的
 
孩儿缓缓归来。于是,天上和沙上只残留下一抹淡红,不肯散去。黄昏的暗影悄悄如一张丝网绸幔般飘落下来,人
 
好像处在缥缈的幻影中。我的眼角有些湿润,突然萌生出想哭的感觉,为那大漠的落日。尽管它带走了它的光辉,
 
但这最后瞬间的壮美和大自然的瑰丽都融进了我的心田,使我终身不忘。 
  它蹿出洞口,冲飞走的怪物后边狂嗥了良久,以示抗议。 
  它的目光盯着一下子拥进来的陌生人,显得警惕和不安。爸爸轻声唤着“白耳白耳”走过去。   
  它的黏黏的哈拉子淌洒在我手上,湿漉漉而黏滑,又痒又麻。我一边后退一边跟花狗相峙,可脚下被草根一绊
 
摔倒了,花狗一下子占上风,前爪踩在我身上。幸好我塞进它嘴里的铲柄始终没撒手,依旧别着它的嘴巴。可是因
 
为害怕,加上力薄,我渐渐抵御不住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