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所以在畏惧阳光的吸血

时间:2019-09-11 作者:admin 热度:
 
  天啊!那些食尸鬼距离我们不到一百公尺了!
  天底下就只有一个蓝金,这是当然的。
  天黑了,一群穿着黑色西装、嚼着槟榔的平头男,从理容院中鱼贯走出。
  天空中传来响彻云霄的欢呼声,那些不断称颂夜之王诞生的尖锐口号,一遍又一遍在狄米特的耳边呜咽着。
 
  王师叔跟张师叔也在村子里定居下来,张师叔甚至娶了村子里的大姑娘,还生了个胖娃娃。张师叔的弟子单人书,从小跟着张师叔学功夫,我十七岁的时候,他二十一岁,却已尽得张师叔的真传,而王师叔的徒弟,蓝金,此时才十五岁,也是自小跟着王师叔的,平时几乎不言不语,令人惊奇的是,他的武功进展十分吓人,才十五岁便凌驾我跟人书,天才横溢,有时王师叔也摸不着蓝金到底有多少斤两,蓝金的实力就跟他的潜力一样,令人无法捉摸。
  危机感。通的大野狼?”像是要引起那些神色不善的村人的注意,那些村人也的确回报以不悦的眼神。
  我爸爸人高马大,常常自称是村子里最强壮的人,他露出结实的臂膀上自由女神的刺青,示意我大声回应他。
  我爸爸也大声嚷嚷:“曼非!别傻了!你没听见那些枪声吗?”
  我爸楞了一下,说:“没有啊,是小孩子无聊乱报案啦!”
  我爸我妈!
  我搬出人性理论,说:“师父,可是被你杀的人,怎么说也是别人的老公、别人的爸爸啊!”
  我抱着悲恸的师父,难过道:“怎么会这样?难道是仇家找上黄家村?”
  我抱着倒地投降的小黑熊舒舒服服地睡着,夜晚的森林虽然有点湿冷,但黑熊的体温却温暖着大家。直到清晨的阳光与露水将我唤醒。
  我抱着熟睡的贝娣,戒慎恐惧地想往回走,深怕惊动了杀人不眨眼的吸血鬼,我一定要回到卢曼家跟爸妈会合,务必要躲到天亮逃走。
  我悲恸欲绝,正要挣脱师父的大手时,却发觉扣住我手臂的大手已经不在,师父如箭般脱马射向蓝金!!
  我背起书包,去厨房拿了两个菜上楼,客厅里则被王伯伯的哭声占据。
  我背起书包,说:“你去上你的课吧,那样也好,我想再去员林一趟。”
  我背着阿义,抱着师父,要去哪里呢?
  我被当作是最终兵器看待,而不是领袖,这点我渐渐明白。所以在畏惧阳光的吸血鬼出现之前,我不能参加危险的攻防战,而我体内珍贵的白光能源,必须保留在吸血鬼大批出现时,一鼓作气歼灭他们。
  我被刀疤流氓从后面紧勒住脖子。
  我被勒得几乎昏过去,但我努力地将手掌贴向刀疤流氓的下巴,接着,刀疤流氓双眼睁大,我脖子上的手臂也松软开来。
  我被乱脚踹着,挣扎着爬起,鲜血模糊了我的眼睛,依稀,我看见流氓毛手毛脚地摸着乙晶跟小咪。
  我本来还想帮阿义的额头,画上杨戬的“第三只眼”,但因为师父说阿义已经在哭了,就只好算了。
  我本想解释那位号称师父同乡老友的老人,不是中风而是被暂时封住血脉,但这太麻烦了。
  我本想连续崩个一百次的,但我没力了。
  我本想直接踹开门,但,我却有种异样的直觉。
  我必须将时间的轴线拉长,尽管练武的时光诸多欢乐、诸多汗水。
  我必须做个澄清。
  我闭上眼睛,泡在静谧的星光里。就在我快要进入梦乡之际,山王的打呼声将我唤醒,我看见海门一只脚站在木桶边缘上金鸡独立,正练习着平衡感,而狄米特嘴角流着口水,早睡翻了。
  我闭上眼睛,调息周身百脉。
  我闭上眼睛,仔细地审查乙晶房间里的动静。
  我闭上眼睛再度沈睡。
  我闭着眼睛,伸手往狄米特的脖子上一挡时,我的脸上全都是热腾腾的鲜血。
  我边听边点头,这都没什么特别的。
  我并不天真。
  我并不想为难那老人。
  我勃然大怒,狂吼:“你在疯什么?!我才没求你教!”
  我脖子上那无形的怪手慢慢松了,我赶紧深深吸了一口气,那怪手随即又掐紧了我的脖子,好像刚刚的松懈是对我难得的恩惠似的。
  我不懂,但我真心相信你。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为什么所有的人,包括山王那笨蛋都认为海门可以轻松应付吸血鬼?海门还只是个孩子,一个十五岁半的孩子!再怎么强壮,我还是无法想像海门将吸血鬼的头颅拧下的模样,他真的会害怕的!每次想到大家对海门随随便便的认定,我就一肚子火,还有满腔无处发泄的忧郁。
  我不懂得大道理,我只能将我所经历的一切告诉狄米特。
  我不会低头,绝不。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